声如洪钟,炸似雷霆,哪怕下面是滔滔河水,上面是呼啸狂风,王欢的声音依旧响彻无比,传遍整个桐柏山。

“这……这这……”背心男额头上冷汗一层层的冒出。

他还想着趁着龙王宫的人还不知情,带着他们逃下山,这样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却没有想到,这个王欢一点要走的意思也没有,反而向桐柏山上的高人们大呼拜访。

杀了看门龙王宫看门弟子,有这拜访的方式吗?

一想到等会龙王宫高手一涌而下的场面,背心男觉的浑身的皮肤都一阵阵发麻,心惊胆颤。

袁成玉脸上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儿去,在飞机上的时候自己没有少跟王欢作对,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王欢竟这样猛。

在他眼中无所不能的大表哥都要卑躬屈膝求饶的高人,结果一个照面,就被这家伙给杀了。

周婷雨看着王欢的笔直的身躯,喃喃自语:“他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两人听见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只见高山之上,一个黑点出现在几人的眼前。

“不好!”

阳光清纯美女小酒窝好迷人

背心男脸色大变,周婷雨两人还没听明白这句话,眼睛突然瞪的像铜铃一样,身躯也在瑟瑟发抖。

“那……那是什么?”

袁成玉指着半空中的黑点,脸色一青一白,随着黑点逐渐变大,这才发现那个黑点竟然是一个人。

只见这人就像是灵猴一样,一跃一落,每一次跳跃就已出现在几十米开外,几乎不要多久功夫,就已经到了他们的眼前。

“这还是人吗?”周婷雨揉了一下眼睛,希望是自己眼花。

“是人,但他是仙人。”袁成玉的声音发着抖。

除了用仙人这个称呼,他实在想不到其他词来形容来人。

背心男抿着嘴,吐出一口浊气,说道:“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这就是桐柏山上的强者,龙王宫的高手。”

“大表哥,别吓我。”袁成玉面若死灰,王欢刚杀了龙王宫的两位看门弟子,现在就把老的给引出来,而且还是个仙人级别的人物。

刚才劫后余生的喜悦,瞬间熄灭,就像刚升起的火焰,马上就被一泡尿浇灭一样,心里冷幽幽的。

“凉了,凉了……”袁成玉低声重复,暗怪王欢多事,打死那两个人的时候,不好好的逃走,还这么嚣张,现在引出麻烦了。

就在他们几个说话之时,那人已经落在不远处的台阶上。

来人是一位七旬老者,穿着宽松的衣服,满头银发,给人一种仙风道骨姿态,如果不是因为场合不对,袁成玉恐怕早就跪下来拜见老神仙了。

那老者看了死去的两位看门弟子,眼中愠怒之色一闪而过,但他很快就掩饰过去,冲着王欢抱了一拳。

“王欢,这就是拜访的礼节吗?”老者冷着一张脸,兴师问罪。

“只怪的门下之人有眼无珠,他们有眼不识泰山,当了我的去路,还对跟我同行之人起了歹意,这样的垃圾,我替们清理门户,这老东西不感谢我也就罢了,还要兴师问罪不成?”

王欢哈哈一笑,眼里戾气大增。

老者怒道:“就算要清理门户那也是我龙王宫的私事,还用不着来越俎代庖。”

王欢眯着双眼,这几日心里憋着的怒火像火山爆发一样:“老东西,们在上京市所作所为,相比起来比这更加过分,我只不过要了一点利息,这就心疼了?”

“……上京之事,我龙王宫不予追究,还想怎么样?”老者沉声喝道。

王欢大笑,冷笑的看着对方,淡淡的说:“们倒是想的挺好的,们说不追究了,可有问过我吗?”

“不问又如何?”

老者沉在脸,冷声道:“虽然是青龙主任,但这里是我龙王宫的地盘,想要在龙王宫撒野,不可能!”

王欢冷冷一笑,漠然的看着他,神色冷淡:“我不是来撒野的,这次的目的是来灭掉龙王宫的。”

“混账,说什么?”

此话一出,这位龙王宫的二长老勃然大怒,如果不是顾忌到王欢的实力,他早就冲上去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了。

“我说,我要灭了龙王宫。”

王欢语气缓和,重复说道。

“找死!”

二长老彻底发怒,直接向王欢一掌,哪怕他知道王欢很强,但是他深信在龙王宫的山脚下,这个姓王的还不敢乱来。

毕竟,在山峰之上,还有几位真正的大人物看着。

一掌拍出,带着煞气,如排山倒海般,向着王欢的胸口袭来。

砰!

王欢一挥袖子,劲风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刮过。

二长老脸色大变,只觉的他的手掌好像探进刀锋上面,手臂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噗!”

下一刻,王欢发力,那道劲风裹上跟他的手臂,就像是一记重锤,像撞钟一样撞在他的胸膛上面。

他的肋骨不知断了多少根,胸口处的衣服变成粉碎,四处散去,胸前一片血肉模糊,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怎么会这么强!

二长老身形急退,能够成为龙王宫二长老,绝非泛泛之辈,在修炼者界里也是有有名有姓的强者。可是在王欢手下,竟然如此的不堪。

王欢凌厉喝道:“现在!我有资格说灭龙王宫了吗?”

二长老忍住胸口传来的剧痛,阴在脸,道:“王欢,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龙王宫能够传到现在,不是谁想灭就能灭的。”

“从们在上京市杀了我朋友的时候,龙王宫就注定要被灭了。”王欢道。

二长老暴跳如雷,喝道:“那不过几个普通人罢了,也杀了我们龙王宫的长老和公子,这难道还不够吗?”

王欢摇摇头,语气冷到了极点:“不够!”

二长老怒道:“王欢,不要太过分,灭我龙王宫,还没有这个本事!”

“是吗?”

王欢低声说了一句,抬起头,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既然如此,那么灭龙王宫,就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