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这倒也是个好办法,就是不知道,李小兄弟愿不愿意!”青云师太看向了李钊,同时道。

   “我自然是不,,,”看着眼前青云,鱼问凝师徒两人联手演自己,李钊也是有些恼火,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傻子不成?

   所以李钊直接就是想要拒绝,熟料话还未说出口,旁边突然走出来了一个身影,赫然是一个少林和尚。

   “我觉得倒是可以!”那大师开口道,“这位小兄弟倒是有些面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啊?”

   “在下无门无派。”李钊拱了拱手。

   “哦!”听到这话,那大师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似乎一下子就是敷衍了一些,“那就让这位小兄弟陪着问凝姑娘吧!”

   李钊眉头一挑,看向了那大师,只觉得有些无语,这光头什么意思?听到自己没门没派,就擅自给自己做安排,丝毫不尊重自己,这就有些过分了吧!

   “小兄弟,为了武林大业,就稍微牺牲一下,况且,我听说小兄弟医术超群,要是有小兄弟助阵的话,我们定然无往不利啊!”大师再次道。

   李钊没有理会他,只是看向了旁边的鱼问凝。

   此刻的鱼问凝正乖巧的坐在了青云师太的旁边,低着头,脸上带着浅浅的莫名的笑意,看的李钊想要揍她一番,显然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

   “小兄弟,觉得怎么样啊?”大师继续开口道,只是看着他的表情,李钊怎么都觉得他似乎一副阴测测的模样,让人心中有些不舒服。

   “好!”李钊随口就是应了下来,也没有多说什么。

   唯美轻纺雪莉小萝莉

   既然们两个乱来,也就不要怪我中间把们丢了直接跑!

   见李钊应了下来,几人才是舒了口气,“阿弥陀佛,小施主宅心仁厚,实在是不简单啊!”和尚开口道。

   李钊拱了拱手,敷衍的表示了一下,便是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面。

   等吃完了饭,收拾好了东西之后,两人便是跟在了峨眉派的身后,前往昆仑。

   或许是因为来的时候一路上修行够了,还差点遭遇偷袭,所以峨眉派的人接下来学乖了,找来了车子,大型越野,一路往里面开过去。

   李钊坐在了车子上面,苏蒹葭,陈薇薇,鱼问凝,还有其他几个峨眉派弟子凑了一辆车子。

   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情景,李钊已经开始谋划着接下来的计划了。

   车子开了一整天的时间,等到天色快黑了,众人才是隐约有了停下来的想法。

   四周都是树木,众人清除了地上的杂草,然后准备好了火堆,围坐在了一起。

   虽然武当,少林,峨眉三大派都是一起出发的,但是因为任务不同,所以中间并不在同一条路上。

   因此此刻只有峨眉派停在了半路上,其他两派都是快速的往昆仑山赶了过去。

   李钊打量着四周。

   因为是树林,所以草木茂盛,十分适合隐匿行踪,如果想要逃跑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等到夜深了,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就是两人离开的最佳时机。

   想到这里,李钊也是看向了陈薇薇给了她一个颜色。

   陈薇薇并没有回应,作为搭档,两人一个眼神,便是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根本不需要回应。

   夜渐渐地就是深了,四周逐渐陷入了安静之中,只有篝火之中偶尔传来了树枝爆裂的声音,在这黑暗静谧的环境之中,显得十分的有意境。

   李钊半眯着眸子靠在了树上,正在假寐,而青云师太安排了一众人轮流守夜之后,也是离开了这里,去帐篷之中休息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某个瞬间,陈薇薇突然站了起来,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李钊的身边,推了一把李钊。

   李钊睁开了眼睛。

   陈薇薇眼神示意了一下,问他走不走。

   李钊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紧皱着眉头,然后拉着陈薇薇的手,让她坐了下来。

   “!”陈薇薇有些忍不住了,一脸错愕的看着李钊,表情也是极其的奇怪。

   “别说话,睡觉!”李钊开口道,然后将陈薇薇揽入了怀中,半眯着眼睛,似乎是陷入了睡眠之中。

   陈薇薇越发的诧异了,李钊不是说好了要走的?怎么现在却又让睡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她准备再次推醒李钊的时候,陈薇薇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同样伸了一个懒腰,软软的靠在了李钊的怀中。

   乍一看,整个过程就好像陈薇薇一个人睡不着,撒娇一样想要到李钊这边来,跟李钊一起睡觉一样。

   而此刻的陈薇薇,靠在了李钊的怀中,一只手却若有若无的张开着,而李钊的手也是悄无声息的在陈薇薇的手上动着,赫然是在写字。

   “左前方树上,有人!”

   七个字,却是让陈薇薇心中一惊,她有心想要睁开眼睛,看看李钊所说的左前方,可是李钊写完字之后,便是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陈薇薇清楚,这是李钊让她听从指挥,不要动。

   陈薇薇心中有些紧张,所以一时之间,心脏也是忍不住扑通扑通乱跳着,再加上此刻就在李钊的怀中,那心脏的跳动也就更加的明显了,一时之间,陈薇薇倒是有些忍不住了,俏脸通红一片,整个人心乱如麻,话都是说不出来了。

   不过李钊的心思明显不在这里,他随着半眯着眼睛,可是眸子之中却是充斥着灵力,因此那层眼皮根本挡不住李钊的视线。

   远处,篝火时不时地爆裂声将四周衬托的极其的静谧,但是这却十分的诡异,因为这里是森林,森林之中,这样的环境下,怎么可能会没有虫鸣呢?

   惟一的解释就是,林子之中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看样子,可怜的峨眉派又被包围了。

   李钊无声的叹了口气,自己真倒霉,一开始就不应该待在峨眉派,现在好了,全是麻烦,还被人给追杀,峨眉派这是怎么了?被人诅咒了不成?

   远处的树上,好像潜伏着一个大猫,树枝的分叉处,看上去好像鼓起来了,但是又好像是李钊的错觉,似乎本来他就是长成这个样子一样。

   四周的篝火处,峨眉派众弟子都是静静的躺在地上,靠在树边,安静的睡着,即便是鱼问凝和苏蒹葭两人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