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不是。”秦笑笑放下老酸奶,她和欢颜的四目相对,对她说:“秦风雅毕竟是我亲叔,我虽然口中骂他,上手欺负他,但好歹这也是我亲叔。家丑不可外扬,我就没告诉你多。”

一旁听了半天的秦风雅在心里偷偷的记住侄女,骂了他一下午。

“秦风雅不是啥好人,配不上你。”

秦风雅又记仇了。

他看误会已经解开,欢颜心里也有了底,一瞬间开阔起来,心情也变好了。

秦风雅快速的结束这个话题,他说:“颜颜,我送你回家,对你爸妈坦白我们在一起的事情。”

“慢着。”

秦笑笑从沙发上站起来,“你们两个在一起了?”

秦风雅搂着欢颜在他怀中,“早就在一起了。”

他拉着欢颜先离开家中,任由身后的侄女在家随便造次。

上车后,秦风雅没有发动车子,他问副驾驶的女人,“颜颜,误会解释清楚了吧,我就想娶你,是认真的。”

欢颜抬不起头来的嗯了一声。

暖暖的模糊

秦风雅又说:“颜颜,这次你还包养我么?”

“你让我包养我就包养,你不让我包养,那我也没办法不是。”

秦风雅久混情场,从最近欢颜对他的态度,他便知道,这小妞心里不是没有自己。想将她追到手,需要两个人的首肯,一个是父亲,欢老爷子。一个是好友,自己的侄女麦穗。

这两个,对于秦风雅来说,只有侄女最难搞定。

秦风雅凑近欢家小妞:“颜颜,我当你老公,今朝醉就是你的地盘,我罩着你,你可以只跳舞。”

欢颜推开秦风雅,“嫁给好朋友的叔叔?”

“我脖子供你啃一辈子。”

“时间长会腻。”

秦风雅:“我常保养着。”

“耐不住你会老的事实。”

秦风雅又说:“欢颜,你爱我。”

“不爱你。”

“我爱你。”

“我……”欢颜愕住。

秦风雅的眼眸认真的看着欢颜,让她掉入他的温柔陷阱出不来。

四目相对,秦风雅吻上她的唇,欢颜没有反抗。

一吻结束,秦风雅说:“颜颜,你嫁给我吧。”

欢颜抿唇,开口道:“我们认识还不到三个月你就说爱我,还让我嫁给你,你果然很滥情。也不知道这话对多少女人说过。”

“没有,只对你。”

“花花公子的话我信么?”

欢颜系上安带,“开车吧,送我回家。”

秦风雅发动车子。

欢家人看着女儿终于回来了,欢夫人上前追问;“你昨天去哪儿了,妈打电话怎么不接。”

身后进门的是秦风雅,“他昨天和我在一起。”

夫妻俩都愣在原地,昨天给欢颜将秦风雅多么多么的坏,目的就是为了戳黄她们的事儿,怎么反倒是让他们放在明面上来了。

欢颜上楼。

秦风雅在客厅直截了当,“我想娶欢颜。”

欢老爷子问:“你想死不想?”好兄弟可以称兄道弟,开玩笑,要是打上了女儿的注意,欢老爷子派人能打媳妇儿的追求者,也能派人打女儿的追求者。

欢夫人坐在他对面,“风雅,你和欢颜不合适,趁早断了。”

“断不了,我不娶是不娶,要娶只娶欢颜。”

楼梯处偷听的欢颜脸红。

她偷偷退后一步,她打算让秦风雅在楼下说服父母,若是他真有本事让爸妈同意,那她就……嫁过去试试。

大不了过不下去离婚嘛。

秦风雅说:“姐,欢哥家什么情况上次财务危机你也看出来了。颜颜不跟着我以后在你们手中也是联姻的命。联姻能得到幸福的有几个?不是人人都是云家女好福气,也不会随便嫁一个就遇到谢闵行。”

既然他们的事情家里人都知道了,秦风雅就此说开,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

“欢哥也别生气,你儿子挺多,但妈都不是一个,根本就不一条心。谁心疼颜颜啊,说了上边有五个哥哥,有钱了,谁都是亲哥,没钱了颜颜就是工具。

姐,颜颜可是你亲女儿,当爹的可以有很多儿子,你可就一个女儿。我是什么人你们都不放心,都觉得我以后会花心,欺负颜颜。我今日在这里也向你们保证,我娶了颜颜,我名下的所有东西都是颜颜的,包括今朝醉。若我婚内出轨,我净身出户,躺在马路上被车碾死。”

欢夫人看着他发毒誓,张口准备让他闭嘴,忽然想到这人看上了自己女儿,于是不开口。

欢老爷子不敢说话,他本身就不干净,在娶欢颜妈的时候,他也不敢立出这样的毒誓。

秦风雅又说:“姐,从我家来讲。我没有爹妈就一个亲侄女。颜颜没有婆媳困扰,以后也不会有照顾老人的事情。我只有一个亲侄女,麦穗和颜颜什么关系你们比我清楚,她们在一起只会显得我是第三者。我家这边的人你们完不需要考虑,我挣钱没你们开公司的多,但绝对比颜颜一个月分到手的钱多。我们在一起,她当家做主。”

抛出秦风雅年纪大,花心。秦风雅的条件,女孩子确实适合嫁。

年纪问题,欢夫人看了看自己,丈夫比自己大的更多。

花心这个事情只能以后改正。

欢夫人说:“风雅,颜颜还未毕业。”

“到了合法结婚的年纪了。”

秦风雅对闷着脸的欢老爷子说:“欢哥,颜颜嫁给我还可以让你少许多麻烦。她没有机会进入欢家企业,当你众多儿子心中警惕对象了。自然她们就不会烦你。”

欢老爷子:“我的公司就是以后给欢颜,他们不能拒绝。”

秦风雅:“别现在装着自己多偏心颜颜似的,你把公司给了颜颜就是在害颜颜。跟着我不好么?我又能护着她,又能让她做想做的事情,颜颜若想学习,她考到博士后我都乐意养着。”

台阶处偷听的女人不知不觉睫毛上有了泪花,欢颜抬手擦掉。她被那个男人给感动到了,家里的情况,他看的透彻,对自己的纵容,若真如他所言也是个值得嫁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