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夏却十分可怜的拉着璃七的手。

“阿七姐,求你了……”

话语间,床上的李霸天突然轻咳了两声,丰夏又连忙爬起给他泡了点水,将水轻轻喂到他的口中。

一边喂着,丰夏的眼泪一滴接一滴的落着,她甚至都没想过有哪一日自己的心里能这么难受,好像又回到了那日母亲离开的时候,她的心里也是这么的难受。

阿常已经打来了热水,丰夏便轻手轻脚的为李霸天把身上的伤口擦了一遍。

那些伤有的已经结痂,有的却依旧血淋淋的,随处可见的鲜血,却看不到一块完整干净的皮。

丰夏的眼泪流的更猛了。

这么多的伤,得多疼啊……

突然,李霸天的手动了动,他咬紧牙关,伸手轻轻擦了擦丰夏眼角的泪。

“不哭。”

就这么一句话,丰夏的眼泪瞬间落的更猛了。

“呜呜,父亲,对不起,我都没能救你,是我不好,对不起……”

三亚度假的缤纷美少女戏水图片

李霸天轻轻摇了摇头,一张口却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丰夏猛地一怔,当下便望着璃七道:“阿七姐,他怎么了?快快,你快给他瞧瞧……”

璃七的脸色十分复杂,她叹了口气,“他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内伤加上外伤,只怕……”

“我不要只怕!没有只怕!阿七姐,我知道你的,你是那么的厉害,你有办法救他的对不对?我知道你可以救他的!”

丰夏不停的摇着脑袋,眼泪沿着眼角一滴接一滴的落下,她的心脏痛的快要连呼吸都呼吸不了了。

她不要父亲死。

她好不容易才有的亲人啊!

她好不容易才接受了这个突然多出的父亲,好不容易才享受到从小到小都想要的父爱,现在终于享受到了,为什么时间却这么的短?

她终于认了这个父亲,终于不再孤身一人,上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若是一开始就注定要夺走这份爱,最初就不该让她回到他身边啊!

丰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便是璃七看着都十分难受。

她轻轻拉上丰夏的手,“丰夏,人总会有分别的一天,你该看淡……”

“我看不淡!我永远也看不淡!”

丰夏好不痛苦的甩开了她的手。

“我本是孤儿啊,我跟着你们来到这,寻到了我的亲生父亲,一个我都不想认的父亲,我从不相信他,不想理他,不爱他,到后面的慢慢接受他,再到后面的将他当成我的生父,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父爱,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我也是可以幸福的,可是当我敞开心扉,我的父亲却要死了,你让我怎么看淡?若知最后会是这样,我一开始就不该来到这里,享受这份父爱!”

痛苦的声音听的璃七满心酸楚,一时不知如何说话。

丰夏好像知道了自己情绪不对,她张了张口。

“我只是,不想他死,真的不想……”

璃七垂下眸,没有说话。

一旁的阿常也是一脸沉重,没有开口。

房内安静的只剩下了丰夏的抽泣声。

丰夏好不痛苦的蹲到了地上,抱着脑袋哭的撕心裂肺。

床上的李霸天似乎也不好受,明明已经闭上了眼,眼泪却沿着他的眼角一滴一滴滑落。

璃七叹了口气,“你多陪他说说话吧……”

丰夏吸了吸鼻子,她又连忙起身走到了床边,看到李霸天落泪,她连忙将他的眼泪轻轻擦了。

“父亲,你是不是很疼……”

李霸天摇了摇头,他微启双唇。

“对,对不起……”

丰夏猛地一怔,“不,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一心保护我,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你也不会落的如此下场,都是我的错,你不需要说对不起。”

李霸天缓缓睁开了眼,十分虚弱的望着丰夏,“我曾想着,一直想着,未来的路,我要为你遮风挡雨,可是现在,才发现,所有的风风雨雨,都是我,带给你的,这声对不起,该说……”

李霸天的声音十分虚弱,一边说着,他还轻轻拉住了丰夏的手。

“你与你的母亲真真像啊,今生能够再见到你,真真是我一世之福,我还,常常,可惜,想着,怎么她就那么早的走了呢,若是她在,一家三口,多美好……”

“可惜,又不可惜,也还好她并不在,不然我便是护不住你俩了,以前护不住,现在,依旧护不住……”

听着李霸天的一字一句,丰夏却是不停的摇着头。

“不是的,不是……”

李霸天甚是虚弱的喘着气。

“我啊,放心不下你啊……”

一边着着,他又将目光移到了璃七身上,“他们皆是好人,本事不小,你跟在他们身侧,我十分的放心,如今的我,对这世间并没有太多太多的希望,我啊,就希望,他们能收留你,照顾你……”

“别说话了,有点力气就先好好休息吧。”

璃七轻声说着,又望着丰夏道:“你也别哭了,你这么哭,他也不会好受。”

丰夏很想忍住不哭,可那眼泪就是怎么忍都忍不住,无论她怎么忍,眼泪依旧是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着……

床上的李霸天再次猛烈的咳了起来,一边咳着,他又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可把丰夏吓了一大跳,“父亲,你怎么了父亲?你别吓我……”

李霸天依旧一声接一声的咳着,那神情,甚至说不出有多么的痛苦。

丰夏连忙拉着璃七到了床边,“救救她,阿七姐姐,你救救他,求求你了,我不要他死,我不要他死,真的求求你了……”

一边说着,她又再一次跪到了地上,似乎还要磕头。

璃七被她弄的满心酸楚,“你先起来。”

“我不要!我真的求你了,救救他吧!我知道你医术好!你十分的厉害,你可以救他的对不对?”

璃七正要开口,床上的李霸天又缓缓张开了口。

“阿七姑娘……”

璃七回头,看着他一脸虚弱的模样,似乎明白了他想同自己说话,便将脑袋靠近他的嘴边。

便见李霸天喃喃开口,他的声音很小很小,小的只剩一个璃七听的到。

再之后璃七便坐到了床边,然后长长叹了口气……

丰夏懵懵地望着璃七,又看看床上毫无动静的李霸天,她双腿发软,连说话都觉得没了力气。

“阿七姐,他是不是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