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漫威里的德鲁伊最新章节!

代替巫师猎人承受黑女巫的诅咒,让大个子科菲拥有了不死的能力,但是那仅仅是身体上的。

那种作用于灵魂上的痛苦早就击溃了科菲的神志,直到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科菲才稍稍的清醒了片刻。

阿尔文尽力的抢救只是稍稍的延缓了科菲灵魂消散的时间,想要拯救这么一个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英灵并不容易,也不一定正确……

不过这个时候阿尔文却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个一生都在“救赎”他人的人不应该就这么死去。

阿尔文能感觉他好像从来没有感受过做人的乐趣,就要在绵延了一辈子的痛苦当中死去了。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残忍的?

华纳海姆的那个混蛋神王利用他们去传播信仰,最后发现他们无法承受人类复杂情感的时候,就选择放弃了他们转而派出了撒旦……

这个大个子包括几个夜行神龙都是虔诚而高尚的,但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王却是一个婊子养的政治臭虫……

阿尔文从地狱王子波尔那里了解过一些事情,然后又从弗利嘉那里获得很多的信息。

他一直以为自己能站在一定的高度去看待那个所谓神王弗雷的做法,但是现在“炮灰派”的心理再次占据了上风。

一个高尚的灵魂不应该承受这样的痛苦,如果善良成了痛苦的来源,那么这个世界到底是他妈的什么?

露台美女清纯靓丽歪头扎鞭辫子安静唯美写真

感受着科菲身上逸散的能量,莲诺尔表情平静的看着阿尔文,说道:“谢谢!放弃吧!

死亡是对‘痛苦代行者’最好的救赎……

也许他能回归我们的神国,去享受灵魂的平静!”

阿尔文怒视了一眼这个脑子被忽悠傻了的女人,说道:“生命的核心在于‘体验’,体验世界的五颜六色和生活的酸甜苦辣……

没有人应该永远活在痛苦当中,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再悲观的人类也能在生活中偶尔找到‘暖色’,而他呢?

救赎他人牺牲自己,最少能感受到精神上的满足,可是他呢?

人类生命中的‘痛苦’是不能被代替的,‘痛苦代行者’的出现就是一个笑话。

我失去了亲人让我异常痛苦,但是我会知道要珍惜其他的亲人。

我失去了手足让我无比痛苦,但是我学会了小心,并且同情那些跟我有相同遭遇的人……

我们从痛苦中学习、进步,‘痛苦’让我们能对其他人产生‘共情’……

们却把痛苦转嫁到自己的身上,这真的是对的吗?”

说着阿尔文看着科菲逐渐放大的瞳孔和脸上安宁的笑容,他咬着牙把体内那些让恶魔们垂涎欲滴的灵魂能量注入了科菲的身体……

那些灵魂能量就像是一个火引子,瞬间点燃了科菲身体内的灵魂……

看着大个子科菲头顶冒出的银色火焰,莲诺尔不可思议的说道:“神火!怎么会?”

阿尔文看着科菲头顶上的银色火焰,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说道:“我这就造了个神出来?”

说着阿尔文看着莲诺尔,说道:“们的老大是不是就是这么来的?

有没有考虑自己当个老大,我乐意帮助们这样的人……”

莲诺尔没有理会阿尔文的胡话,她本来是要来找他麻烦的。

无论是谁,被人把房子给扒掉了,总要表达一下愤怒之情。

但是大个子科菲让她忘记了自己的事情,而且现在……

伸手在科菲头顶蒸腾的银色火焰当中穿行了两下,莲诺尔有些激动的看着阿尔文,说道:“做了什么?

这是神火,只有大天使才能点燃的神火……

它能让人在黑暗中行走不怕迷失方向,它能为世人照亮前路,去寻找神的踪迹……”

阿尔文斜着眼睛看着莲诺尔像是一个被传销洗脑的傻女人对着自己不停的念叨着,他其实很同情这个莲诺尔和她的那些同伴。

他们跟这位新的“大天使”一样,都是被华纳海姆抛弃的炮灰!

但是他们哪怕跟华纳海姆断了上千年的联系,他们依然恪守着自己的信条,在黑暗中维护人类的安。

黑暗将至,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不娶妻,不封底,不生子!

不戴王冠,不争荣宠!

黑暗中的利剑,夜晚的守卫!

这些人看起来已经洗脑洗的有点忘记自己了,一个完奉献型的人格到底有什么意义?他们快乐吗?

这些阿尔文很难理解……

但是面对这种人,阿尔文自问没法儿硬起心肠,他甚至连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都有点不忍心……

让他们知道自己其实一直在为“谎言”战斗,这有点太残忍了!

阿尔文看着明显已经脱离危险并且陷入沉睡的大个子科菲,他摇了摇头站起来看着莲诺尔说道:“们让我有点不知道该拿什么态度对待们……”

说着阿尔文指着表情恬静的科菲,有点无奈的说道:“他‘临死’前最后的嘱托居然是要们去消灭什么黑女巫顺便拯救人类……

们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反派,但是老天作证,我对们一点恶意都没有!”

莲诺尔一直关注着科菲的变化没有理会阿尔文,但是那个持斧的壮汉就不那么客气了……

“摧毁我们的家园,‘绑架’我来到纽约就是所谓的‘没有恶意’?”

说着持斧壮汉右手紧紧的捏着精致的战斧,沉声说道:“我们只在暗夜里守望,但是把我们逼得无家可归……”

看着壮汉似乎想要砍自己一斧子,阿尔文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为我的无知和莽撞道歉,我负责给在不远处的一座海岛上把们的老家重新建造起来。”

说着阿尔文看着持斧壮汉通红的眼睛,苦笑着说道:“其实意大利没有什么好的,纽约才是妖魔鬼怪聚集的地方。

们在这里能找到新的对手,比如那个什么黑女巫之类的……

相信我,这里更加需要们,这么多年每天站在教堂的屋顶任由风吹雨打对们来说不公平。

人们甚至不知道有人在为他们出生入死……

们可以去我的屋顶暂时借住,而且们可以自由的行走,我保证没人会限制们的自由!”

持斧壮汉咬着牙瞪着阿尔文,这个热血的汉子不知道阿尔文把他们弄来的目的是为了救他们的命。

这些夜行神龙每死一个都会打开一次地球和华纳海姆之间的通道,他们不会通过通道回归华纳海姆,而是燃烧灵魂为那些魔鬼招来援兵。

没人真的的在乎他们,地球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持斧汉子盯着表情很诚恳的阿尔文,他突然大声的咆哮着挥动战斧砍在了码头边缘的一个石墩上。

巨大的力量让那个石墩带着铁链,拉扯几十个同样的石墩飞出老远的距离才掉进海里……

“我们从不伤害人类,但是我要一个跟决斗的机会……

在侮辱我们,把我们的家还给我们……”

看着持斧壮汉有点癫狂的咆哮,阿尔文苦笑着挥手制止了一大帮拿着武器想要靠过来的地狱厨房工人们。

示意老肯特带着他们离开,阿尔文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持斧大汉说道:“我现在有点后悔自己被金钱冲昏了头脑,也许我在给搬家之前应该去跟们谈一谈……

我现在告诉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可能有点虚伪,不过真的很抱歉……”

持斧大汉挥动战斧的瞬间就完成了生物武装的诺曼·奥斯本走到阿尔文的身边,他冷漠的看了一眼这些夜行神龙,然后对着阿尔文,说道:“应该把事实告诉他们,而不是任由他们在这里撒野……

是曼哈顿战斧,可以补偿他们,但是‘对不起’不应该从的嘴里说出来!

阿尔文,现在是大人物了,把那些奇怪的想法放一放……”

阿尔文苦笑的看着铁石心肠的诺曼·奥斯本,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没有见过,不认识也就算了,当他真的看到这些夜行神龙和那位“痛苦代行者”的时候,他发自内心的感觉到自己做的有点操蛋。

就像过去自己总是痛恨那些毫不在意普通人感受的大人物一样,自己好像变成了过去自己讨厌的模样。

“为好”有时候真的不是伤害他人感情的借口,尤其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不是为了他们好……

阿尔文在诺曼·奥斯本的肩膀上拍了拍,苦笑着说道:“我们手段用的不对……”

说着阿尔文看着诺曼·奥斯本的老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和格林沃德都是帮我的忙,我们是朋友……

我只是偶尔觉得自己需要反省一下,其实意大利不远……”

可能是阿尔文的诚恳打动了那位一直沉默的注视着科菲的莲诺尔,她对着持斧大汉挥了挥手,说道:“基顿,冷静一点!”

说着莲诺尔站起来看着阿尔文,很正式的说道:“我是莲诺尔,大天使米迦勒麾下石翼兽军团的团长。

这几位是基顿、凯奇亚、奥尔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