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天尊这一手新鲜么?

当然不新鲜,即便是在下界,如此玩的也多得是。

这种手段又叫做民粹。

不过别看手段下作,但效果却是着实的不错,看这群嗷嗷大叫的天兵们吧,显然是都将万圣天尊的话当真了。

一时间他们感觉自己再不是什么平凡的天兵,而是受天道眷顾的最高贵族群中的一员。

维护万圣天尊,就是维护天道正义。

狂热情绪一上来,理智和事实也就可以去死了,什么狗屁历史?什么狗屁事实?老子们说的才是历史,老子们承认的那才叫做事实!

至于凤族在对抗上古大劫时候付出了几乎族陨灭的巨大代价,那不好意思,你活该啊。

老子们不但不感恩,而且还要遗忘,不但要遗忘而且还要进行污蔑,把凤族从高高在上说成一文不值!

不服气?不服气忍着,再不服气那就去死吧。

“亵渎者,死!”黄岁星见众人情绪高涨,手便轻轻的一摆,登时真源大手左右一用力,轻松的将那可怜赤凤给撕扯成了两片。

噗嗤一声鲜血和内脏流了一地,残破的尸体被黄岁星朝两边轻蔑的一丢丢开。

清新脱俗等地出嫁的不安的少女的心

“畜生,畜生!”有赤凤看不下眼,怒声开始喝骂。

“还敢辱骂我等天道眷族,辱骂我人族的,便是不敬天道啊,来人,鼠刑伺候。”

黄岁星一摆手,登时数名天兵冲将过来,将已经动弹不得的几名怒骂的赤凤给拖拽着架了起来。

手中刀光闪烁,瞬间便将几名赤凤开膛破肚,但又不伤害她们的内脏器官,叫她们一时间也死不去。

之后又有天兵提来一只大木桶,木桶之内装的居然是黑乎乎的几只肮脏老鼠。

接着老鼠便被天兵点燃了尾巴直接倒进了受刑凤族的腹腔内,随即便是巨大而凄厉的惨叫之声。

尾巴着火惊慌失措的老鼠们开始在凤族体内四处乱蹿,抓挠撕咬它们能够看到的一切器官内脏,几乎不用多久已经将凤族体内破坏得一塌糊涂。

偏偏有着封王修为的赤凤们生命力又无比顽强,一时间还死不去,只能挣扎着不断忍受这非人折磨和无边的痛苦。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犹如人间地狱。

“这,便是不敬天道不尊人族的下场!”黄岁星举起双手高声大喝。

“哦哦哦!”五百天兵也如同是疯狂了一样附和着,一起欢呼起来。

“疯,疯了,部都疯了……”华晶荔吓得浑身颤抖,闭上眼睛把头死死埋在刘勋壮硕的脊背上。

这时候,这地方,这样的疯狂气氛之下,似乎只有刘勋宽阔的脊背才能让她感觉到一丝丝安。

“来人,将偷袭我等的凤族部如此处理,她们亵渎天道,不配继续存活于这天地之间。”

伴随着黄岁星下令,天兵们立刻展开了行动。

一直折腾了足足两个时辰,这队天兵在残忍折磨死了部袭击者后,这才大摇大摆的去了,只留下一地狼藉。

原本纯白色的冰原早已经被鲜血染红成了一片,满地腥臭,让人闻之欲呕。

王欢也面色难看的从雪山之上露出头来,皱眉走到行刑场查看。

凤族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不见半点气息。

雷部天兵们倒是有一点好处,那就是他们并不会取下凤族的血肉骨骼当做炼器材料使用,就这样将尸体部丢在了这里不管不问的。

看来这群已经狂热到发疯的天兵们,根本就看不上凤族这所谓的低贱族群,不屑于从他们身上提取材料。

“主人……”七月的声音在王欢身后响起。

王欢回头,看到七月已经惨白的毫无颜色的一张俏脸儿。

是啊,如此血腥残忍的场面,连王欢这个久经生死的人看着都感觉阵阵的恶心反胃,更不用说是七月了。

“别看了,别看。”王欢回身捏住七月的一对大翅膀,将翅膀合拢起来,把七月包裹住然后抱起,直接腾身而起。

雷霆闪烁间王欢已经带着七月飞到了远方的雪山之上。

“主人,我想下去把姐妹们埋葬了。”七月从紫色的美丽翅膀中露出一条缝隙,看着王欢哀求道。

王欢点点头:“这个自然,不过你就不要去了,我去。”

说着他又一闪不见了踪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凤族尸体边的一座雪山上了。

他将屠魂刀抽出,猛的一道乌光闪烁,那座并不算矮的雪山便被王欢一刀两断,倒塌下来将惨烈的凤族行刑场给掩盖在了下面。

“走,我们回去吧,想来惊蛰她们也要等的着急了,我们出来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王欢拉住七月的小手,朝寒松林内走去。

七月则是身体僵硬,脚下微微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王欢错愕的看着七月,却是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随即王欢醒悟,是啊,七月刚刚可是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同族遭遇,或许之前她也跟王欢一起见过不少凄惨的局面,但是黄岁星那丧心病狂的鼠刑也还是太过惊人了一些。

如今七月的身体都在瑟瑟颤抖着,王欢暗骂自己糊涂。

七月虽然号称是战士,但也只是鸑鷟战士而已,她的实力根本就没离开过大雪山,也没经历过什么像样的战斗,如今被吓坏了吧?

“没事的没事,有我在,不用怕。”王欢一边温柔的安抚七月,一边将她横抱了起来。

七月娇躯一僵,表情微微抽搐一下,终究还是一头闷在王欢怀里呜呜咽咽的抽泣起来。

可不是么,她在初九他们面前能够勉强保持凤族战士的冷静坚毅,但其实她也不过只是个女孩儿家罢了。

以凤族的年龄来计算,七月才刚刚成年没多久,凭什么要求她坚强刚毅永远都能保持沉稳镇定呢。

“桓罔道友,你们这是……”

眼见王欢抱着七月回来,惊蛰迎上前来有些焦急的询问了一声。

王欢面色难看道:“我们在路上遇到黄岁星和他的亲兵队了,真是一群混账牲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