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嫌,你有在认真找吗?”在张嫌再次站住了身子之后,蒲梓潼感知到了张嫌停滞的身形,似乎觉得张嫌是在划水你,在鬼墓空间里大声开口问道。

   “在找,在找呢!”张嫌知道自己的身形停顿让蒲梓潼产生了怀疑,赶紧回声解释道。

   “你站那里不动怎么找呀?给我认真一点,不然等到我那先祖离去,这鬼墓空间消失,再找就没机会了。”张嫌的解释并没有打消蒲梓潼的疑虑,蒲梓潼再次提醒张嫌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想赶紧吸收这里的这些鬼化晶石,自然不会划水,只是在想那银钗可能存在的位置,总比盲目的把这里的空间整个搜寻一遍要好吧?所以不用担心。”听到蒲梓潼的提醒,张嫌点了点头,之后再次大声回应道,用鬼化晶石为说辞,彻底打消着蒲梓潼的担心。

   “是吗?你有想到什么吗?”听到张嫌的回应,蒲梓潼确实对张嫌放心了许多,随后问道。

   “嗯……,我在想,如果你家老祖用那银钗是为了镇压千鬼中最厉害那只鬼王,那么鬼王的灵魂被净化驱散之后,所化的鬼晶石肯定是这鬼墓空间里魂力含量嘴浓郁的那块,而那镇压鬼王用的银钗魂器肯定也在那块晶石的附近,寻找到这鬼墓里最大的那块晶石,应该就能找到那支银钗,不知道我的这个分析你觉得合不合理?”张嫌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直接将自己分析出来的内容告知给了蒲梓潼。

   “你的意思是说那被封印的鬼王消散之后,银钗会落到它所化的鬼晶附近?嗯……,确实有很大可能,可是这鬼墓漆黑一片,就算开启魂眼,魂眼的视野也只能覆盖这鬼墓不到一半的地方,很难在这些奇形怪状的晶石中,辨别出哪一块鬼晶石更大更浓郁一些,你这办法说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听到了张嫌的分析,蒲梓潼倒也赞同了起来,却又因为鬼墓里面极暗的环境,一时找不到实施的办法。

   “嗯,我知道,而且这些鬼晶石上的魂力因为外表介质的遮掩,即使用魂力也无法准确感知其内部魂力的浓郁程度,所以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才在这里站住了脚步,假如有什么办法可以整个感知这鬼墓之中所有鬼晶石的魂力含量,那么就能辨察出那只鬼王化晶在什么地方了……”张嫌点了点头,一边揉着下巴,一边向蒲梓潼的回应道。

   张嫌其实并不是完没有办法,如果他此时把碑魂拓尽数展开,在这鬼墓里调查那枚最大的鬼晶石,倒也能很快确定那晶石的位置,但是如果他那样做,就容易暴露出他的碑魂拓手段,所以他真正纠结的地方是要不要在鬼墓里彻底开启碑魂拓,而并非没有解决感知范围的办法。

   “感知整个鬼墓里的鬼晶石吗?有了!我想到了一个方法,虽然这办法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但是可以一试,你继续寻找吧,我先试试那个办法……”就在张嫌纠结的时候,蒲梓潼似乎想到了什么,略有些欣喜地冲着张嫌大声嚷道,其叫嚷声还在鬼墓空间里产生了回声。

   “你有办法?”张嫌听说蒲梓潼有方法,他自然先止住力用碑魂拓探查的想法,向蒲梓潼询问道。

   “嗯,我在先祖遗留下来的那家书里还知道了这鬼墓的掌控办法,虽然如今我老祖已经仙逝,这鬼墓按理说成了无主的空间,但是我可以试着用老祖留下来的手段临时掌控一下这片空间,如果成功了,那我就能知道这空间里的整体魂力情况,自然也就能辨察出哪里聚集着更多更强的鬼化晶石,这样再去找,就会更方便一些。”蒲梓潼想了想,然后冲张嫌回答道。

   清纯美女淡雅妆容迷人气质蔷薇花下烂漫写真图片

   “你能临时掌控这片空间?那你干嘛不一开始就用这手呀?我还以为这空间的掌控权在你那个守墓的先祖那里呢……”蒲梓潼说出的办法让张嫌觉得很是可行,却撇了撇嘴道,似乎在抱怨蒲梓潼在隐瞒些什么。

   “我老祖设立这鬼墓的时候可是初级魂仙巅峰的实力,就算他后来留家书又将这里交给了先祖四长老,也是因为那位四长老先祖的实力在魂仙一阶,我如今不过刚刚进阶中级魂祖,以这实力来控制这片空间,我害怕会出什么意外,所以才不敢动用这个手段来控制这里,但是现在要赶时间,管不了那么多了,临时掌控一下这里,应该也能做到,总之就是试试吧。”蒲梓潼显然听出了张嫌的抱怨,向张嫌简单解释道。

   “对呀,你的魂力等级还不够领悟法则之力的,真的没问题吗?”张嫌听完蒲梓潼的解释,有些担忧道。

   “有我老祖留下的方法,只是临时掌控一下,应该是可行的,不行的话我就赶紧住手,至少不会造成空间坍塌的危机……”蒲梓潼思绪了片刻,再次向张嫌回答道,显然也不是完拥有信心。

   张嫌从蒲梓潼的话里听出了些什么,抬眼望向已经止住了魂影的蒲梓潼,琢磨了一下,倒是也没打算拦着,认真道:“那你就动手吧,如果出现了什么危险,我会尽可能帮你,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

   “好,我知道了,那我就开始了,这事需要专心,我可能无暇分神了,你如果发现有什么危险,就自己从这鬼墓里离开就是了,我不会拦着你。”听到了张嫌的提醒,蒲梓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盘腿摆出一副打坐的姿势,向张嫌提醒道,提醒之后,直接合目闭眼,似乎进入到了冥想状态,身上魂光如萤闪烁,看起来如同夜星披身,显得十分玄妙。

   见蒲

   梓潼开始专心致志地控制整个鬼墓空间,张嫌也不再多说什么,灵魂魂影一边皱眉思索,一边重新在鬼化晶石丛中小心穿梭,环顾着漆黑的四周,用魂眼寻找着那银钗的所在。

   时间一点点流逝,就这样又过去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蒲梓潼终于睁开了眼睛,站起了身子,简单轻挪了几步,抬眼朝鬼墓之上望去,脸上却露出了一副痛苦难过的表情,似乎是灵魂出现了什么问题。

   “怎么样?找到了吗?”感知到了蒲梓潼身上的魂力骤减,灵魂也发生了轻微的移动,张嫌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是蒲梓潼从冥想中苏醒了过来,赶紧站住了身形,向蒲梓潼大声询问道。

   “嗯,几乎浪费了七成的魂力,才勉强控制这鬼墓空间半分钟左右,不过还好,这半分钟的时间我已经把鬼墓里面的情况基本摸清了,你说的那个鬼王化晶我也找到了位置。”张嫌问过之后,蒲梓潼点头回应道,但声音已经很是虚弱了。

   “在哪儿了?”张嫌知道蒲梓潼还有些余力,不至于倒在这鬼墓空间里,显然安心了许多,然后开口问道。

   “墓顶,那鬼王因为生前太过强横,所以我家老祖用雪银钗将它封禁在了这鬼墓空间的顶棚,将它和其它魂鬼隔绝开来,以免它破开禁制和这鬼墓逃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鬼王的灵魂所化晶石应该会从墓顶掉落到正对着的地面上,至于具体在哪个位置,我大概也心里有数了。”张嫌问完,蒲梓潼回答道,随后朝着鬼墓的一个方向径直走了过去,魂眼聚精会神,目不转睛的搜寻着什么。

   见蒲梓潼有了大致的目标,张嫌放弃了自己搜寻的半边区域,也快步跟上蒲梓潼,向着蒲梓潼前去的方向搜寻过去,一边搜寻着,一边和蒲梓潼汇合,最终走到了一个生满尖刺的巨石块前,望着那比自己整整高了一倍的巨大海胆状石块,眼睛里微微泛起了一些喜色。

   “就是这个了吧,好大的一块晶石,至少要到鬼王等级的魂力才能化成这么大的魂凝石头吧?”张嫌向蒲梓潼开口确认道。

   “不是。”蒲梓潼似乎想都没想,冲张嫌摇头回答道。

   “不是?!这么大的一块魂力晶石都不是那鬼王所化吗?难不成还有比这更大的晶石在这鬼墓之中?”蒲梓潼摇头回答之后,张嫌皱了皱眉头,不解地询问道。

   “我是说这块晶石不是由那一只鬼王所化,而是那只鬼王和百余只厉鬼同时汇聚凝结而成。”蒲梓潼显然是知道些什么,向张嫌再次回答道。

   “鬼王和百余只厉鬼同时被净化在了一个地方吗?这是怎么回事呀?”望着眼前的巨大晶石,听完蒲梓潼的回答,张嫌更加疑惑地问道。

   “那鬼王被我

   老祖的雪银钗钉在墓顶之上,其魂力会不断化晶然后从伤口处滴下,这里的魂鬼在被净化之前争相抢食那鬼王的化晶魂力,所以就都聚集在了这个位置,最后也被镇墓的灵桐给净化在了这里,这一大块鬼晶石块,就是那百余只魂鬼和那鬼王的魂躯最终所化,如果你仔细看,还能从这石块中隐约看到那些贪鬼死前的模样。”蒲梓潼知道张嫌在疑惑什么,简答地解释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