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东子点了一下头,“我一会就联系阿金。”

“……”

康瑞城没再说什么,看着车窗外遍地的暖阳,神色却密布着一层阴沉,令人捉摸不透。

东子见状,接着说:“城哥,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这次为什么派阿金去加拿大?我们明明没有必要派阿金啊,很多兄弟都可以胜任这次任务,阿金可以去处理更重要的事情。”

康瑞城面无表情的看了东子一眼,声音凉凉的:“如果没有理由,你觉得我会派阿金去加拿大吗?至于我有什么理由……,你猜到了,不是吗?”

东子的确猜到了,却也更疑惑了:“城哥,你为什么会怀疑阿金?”

“因为我还是怀疑阿宁。”康瑞城本就寒冷的目光微微一沉,“我碰见阿宁在我书房里那一天,阿金本来跟在我身后,可是我上楼后,阿金突然不见了,反而是沐沐跑过来,说是他叫佑宁进我书房的。”

东子想了好久,还是想不明白康瑞城的逻辑:“也许阿金只是临时有事离开了呢?再说了,阿金突然不见了,和沐沐出现有什么关系?”

康瑞城的唇角浮出一抹寒冷的笑意:“你们所有人知道,沐沐喜欢阿宁多过我。如果阿金去找沐沐,让沐沐来替阿宁解围,也不是没有可能。”

东子突然明白过来,这些推理只是康瑞城的脑洞。

他一脸不可思议:“城哥,你做这样猜测,有证据支持吗?”

“暂时没有。”康瑞城的拇指在下巴上抚摩了两下,“阿金很聪明,佑宁反应也很快,如果事实真的如我所料,他们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也是正常的。”

软萌大眼少女粉嫩公主裙清纯气质居家写真图片

东子蓦地明白过来什么:“所以,你把阿金派去加拿大,并不是为了让他执行任务,主要是为了把他支开,好顺利的进行调查?”

“没错。”康瑞城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和波澜,好像他只是做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接着说,“我托人调查过了,阿金的背景没有任何问题,让他回来吧。”

“好。”

东子一边应着,后背一边冒出一阵冷汗。

他天天跟着康瑞城,自诩还算了解康瑞城,可是他竟然从来都没有发现康瑞城对许佑宁的怀疑其实很深,甚至通过许佑宁怀疑到了阿金身上。

这样下去,康瑞城会不会有一天也怀疑到他身上?

为了压抑心底那股莫名的不安,东子选择转移话题:“城哥,阿金回来后,要怎么安排他?”

“既然他没有什么异常,等他回来后,不要打草惊蛇,让他和以前一样处理事情。否则,他会发现我把他送到加拿大的目的。”顿了顿,康瑞城接着说,“如果我的猜测是错的,阿金其实是真心想跟着我们,他会是一个不错的手下,就和你一样。”

得到康瑞城间接的认同,东子心底的不安消除了一点点,点点头:“我知道怎么做了,城哥,你尽管放心。”

东子没有告诉康瑞城,他基本不相信阿金对康瑞城有二心。

他和阿金私底下接触过,阿金对康瑞城是十分崇拜的,而且是打从心底的那种,就和他一样。

一个人怎么会算计自己的偶像?

把康瑞城送到目的地后,东子下车替他打开车门,一边问:“城哥,如果阿金真的有问题,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还用问?”康瑞城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当然是让他没办法回到国内,在国外给他留个尸,我已经很仁慈了。”

“……”东子明知道康瑞城说的不是他,背脊还是不可避免的凉了一下。

康瑞城看着东子:“跟着我做了这么久事情,你很意外?”

东子一秒钟恢复严肃的样子:“没什么好意外的,如果阿金不是我们的人,那他就不应该再回到我们这里。”

康瑞城很满意东子这个答案,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走进大楼。

东子默默的松了口气,拿出手机,拨通阿金在加拿大的电话,把康瑞城的原话告诉他。

阿金在电话那头长长地松了口气,说:“太好了!我想死我们国内的大米和各种炒菜了,你根本没办法想象我在加拿大吃的是什么!”

“……”

东子忍不住在心底吐槽阿金。

要知道,阿金这一趟去加拿大,万一表现出什么异常,或者康瑞城查到他有什么不对劲,他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可是,他倒好,压根没有意识自己有性命之忧,只顾着口腹之欲。

阿金迟迟没有听见东子的声音,心底倏地一凛,口头上却仍然维持着傻白甜的语气:“东子,你怎么不说话,怎么了啊?”

东子没有提康瑞城对阿金起疑的事情,声音更低了一点:“没什么,事情办完了的话,你就回来吧。”

阿金笑了一声,表现出很开心的语气:“我刚才已经定了明天的机票,下午就会到A市。”

“好,我安排人去机场接你。”东子的语气多少透出了一些沉重,“阿金,明天见。”

阿金注意到东子语气里的异常,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很配合的说:“好,明天见。”

东子挂了电话,叹了口气,去忙自己的。

远在加拿大的阿金却没能那么快回过神来,看着手机,兀自陷入沉思。

几天前,康瑞城突然找到他,说是要派他去一趟加拿大,而且很急,他甚至没有时间见许佑宁一面,亲口把所有事情告诉许佑宁。

他没有拒绝康瑞城的调遣,只是顺便问了一下任务内容。

了解过任务内容后,阿金开始察觉到不对劲。

康瑞城特地把他派去加拿大,安排的却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任务。

相反,那么简单的事情,把他派过去,简直是大材小用。

可是,听康瑞城的语气,他似乎非去不可。

阿金很自然的想到,康瑞城是不是对他起疑了,只是找借口把他支走,然后暗中调查他。

如果康瑞城查到他有任何不对劲,他很可能再也没办法回到国内。

因为这个原因,在加拿大的这几天,阿金一直小心翼翼,生怕危机随时会来临。

不知道是不是他多虑了,实际上,他在加拿大的这几天,一直十分顺利,一点波折都没有。

直到今天,他突然接到东子的电话。

东子的语气告诉他——不是他多虑了,康瑞城确实已经对他起疑,可惜的是他在加拿大的这几天,康瑞城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阿金突然觉得,这段时间以来,他做得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就是接近东子,获取东子的信任。

如果不是因为相信他,刚才在电话里,东子的语气不会破绽百出。

阿金捏着手机,在手里转了几下,最终还是拨通穆司爵的电话。

自从收到阿金的邮件后,穆司爵一直在等阿金的电话,好不容易等到,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接通电话。

阿金把情况大概和穆司爵说了一下,又接着说:“七哥,康瑞城现在没有抓到我的把柄,但是回去后,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现什么。”

也就是说,阿金继续在康瑞城身边卧底的话,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在这种充满不确定因素的时候,让阿金撤离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穆司爵说:“你还在加拿大,我很容易就可以派人把你接回来,你不需要再回到康家。”

阿金笑了笑:“七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跟你说说我目前的情况,并不是要离开康家。”

穆司爵一愣,语气中不可避免的多了一抹错愕:“阿金,你还打算回康家?”

“我想了一下,康瑞城应该是因为许小姐的事情开始怀疑我的。如果我不回去,康瑞城会更加怀疑许小姐。再说了,我不回去的话,许小姐在康家就真的孤立无援了。”阿金停了一下才接着说,“七哥,我答应过你的,我会保护许小姐。”

“……”穆司爵顿了好久才缓缓开口,“阿金……”其实,他并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金也不需要穆司爵多说什么,笑了笑:“七哥,先这样吧,我明天就回A市,等你解决了康瑞城,我们就可以见面了。”

说完,阿金挂了电话。

远在国内的穆司爵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没有猜错的话,许佑宁现在应该在老城区的康家老宅,距离他不是很远。

那么,许佑宁知不知道,有人正在为了她而决定冒险?

如果阿金和许佑宁都已经引起康瑞城的怀疑,那么接下来,许佑宁和阿金只会越来越不安,因为许佑宁已经有所行动,已经留下痕迹。

康瑞城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一定会仔细排查一切。

一旦康瑞城有所发现,许佑宁和阿金都会被牵扯出来。

现在唯一的方法是,把许佑宁和阿金接回来。

只有离开康瑞城的势力范围,他们才可以彻底脱离险境。

穆司爵一向是行动派,这么想着,他已经去召集人开会,商议接下来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