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之后,宁雨柔忍过了那抹痛劲儿,这才是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样倒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有些苍白。

   李钊同样脸色苍白,他也是因为受的伤,主要受的是心伤。

   明明说好了,是咬自己的衣服的,可是宁雨柔一口咬在了肉上面,这还得了?

   所以此刻的李钊,看着宁雨柔的表情是有些幽怨的。

   “看什么看,能被本仙子咬是你的福气,别人想要还得不到呢!”宁雨柔开口道,又是变成了那有气无力的样子。

   “你看,刚才咬我的时候,怎么没这么有气无力呢?”李钊幽怨的开口道。

   “有气无力的咬你能体现你的药有效果吗?”宁雨柔反驳道,一边是想要跟李钊斗嘴,另一边也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啧!”李钊砸了咂嘴,“真是好意思,我还是神医呢,外面那么多人想咬我呢,我都不要,我这辈子只让三个人咬我,谁成想多了第四个!”

   “还有别人也咬你了?”宁雨柔有些不解的看着面前的李钊。

   只是等看到李钊那坏坏的表情之后,却突然醒悟了过来,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丝的羞红之色,“我警告你,不许对我开车!”

   “开什么车啊?这也能开车?”李钊装傻道。

   “不理你了!”宁雨柔轻哼了一声,抓住了地上的茅草就是往李钊身上甩了过去。

   肤若凝脂居家少女闺房写真

   “做什么?你疯了?”李钊吓了一跳,同时有些不满的瞪了一样宁雨柔,“狗咬吕洞宾,不是好人心!”

   “说了不准开车!”宁雨柔怒哼道。

   “这话真的没开车啊!”李钊愣了一下,两手一摊,有些无辜的开口道,“此咬非彼咬,你真的想多了!”

   “哼!”看到李钊的表情,宁雨柔恨得直咬牙,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得是扭过了头去,不去看他。

   “嘿!”李钊笑了笑,忍不住摇头,然后准备给宁雨柔包扎。

   “还宁仙子呢,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什么东西!”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听到这话,宁雨柔又是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好好包你的扎!”

   “得,我成了被使唤的人了!”李钊苦笑了一声。

   伤口有些深,伤势也很重要,李钊再次上了几种药之后,便是寻了干净的纱布给宁雨柔包扎了起来。

   至于她身上那脏兮兮,沾满了鲜血的衣服,李钊道,“有没有带多余的衣服,换了吧,不然脏兮兮的,一来容易污染纱布,二来血腥味容易散发出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带了带了!”宁雨柔怒视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你出去!”

   “哦!”知道她准备换衣服,李钊倒是十分的老实,应了一声便是起身离开了洞中。

   看着李钊的身影,宁雨柔咬了咬牙,恨恨的冲着他挥舞了一下拳头,当然,这些都是小动作了!

   “你怎么样了?”李钊在门口等了好久,还没有听到里面宁雨柔的动静,不由得就是问道。

   “这么着急干什么?你想看就看呗!”宁雨柔道。

   “什么我想看!”李钊翻了一个白眼,有些无语,索性也就不再催促,缓缓地蹲在了洞口处,抬头看着天空。

   也不知道莫道然用的什么办法,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追上来,这倒是让李钊有些没想到。

   不过就算是追上来,其实也无所谓了,李钊并不担心。

   很快,又过去了一段时间,宁雨柔还是没有动静传来,也不说穿好了,也不说没穿好。

   李钊叹了口气,干脆就是摸着洞口准备离开。

   “哎,你去哪儿!”看到李钊要走了,宁雨柔才是反应了过来,连忙道。

   “这不是看你还没有换好衣服,所以先离开,等你换好了再来嘛!”李钊道。

   “好了,我换好了,真是的,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听到李钊的语气,宁雨柔就是明白,他肯定是生气了,当下也是急忙哄道。

   李钊摇了摇头,“我去找点吃的东西吧!”

   “哎,别去,你就待在这里好了,不要去那里!”宁雨柔急忙道。

   “为什么?”听到这话,李钊不由得好奇的转过了头了。

   “我不饿,而且,而且现在距离天黑还早呢,不要着急,你坐下来,陪我说说话!”宁雨柔解释道。

   “说话?有什么好说的?”李钊眉头一皱。

   “你还在生气!”宁雨柔嘴巴一瘪。

   “额!”看到宁仙子变成了这幅样子,李钊不由得尴尬了起来,“罢了罢了,先不去了,你还是恢复你宁仙子的作风吧,这样我有点不适应!”

   “哼!”宁雨柔得意的笑了笑,看到李钊在自己面前坐下来之后,不由得开口道,“我之前看你从天门之中出来?”

   “是!”李钊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进去的,而且你怎么发现的那天门?”宁雨柔好奇的开口道,“我发现天门的时候,里面的东西一眼就能够看尽,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你在里面啊!”

   “天门其实是一个阵法!”李钊解释道,“双向阵法,进入之后,一旦破开了阵法,到了另一个地方,那么里面的人看不见外面的,外面的人也看不见里面的!”

   “这么神奇?”宁雨柔有些好奇了起来,“这么说的话,你是进去了?”

   “没错,我进去了!”李钊点了点头,轻声开口道。

   “里面是什么样子?你真的得到灵乳了?”宁雨柔有些希冀的看着李钊。

   李钊瞅了她一眼,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玉瓶,放在了宁雨柔面前,“这是剩下来的灵乳!”

   “你干什么啊,我不要!”看到李钊的动作,宁雨柔急忙往旁边推了过去,“你现在给我,就好像我问你要的一样,你待会儿给我!”

   李钊脸色一黑,有些恼怒的看了一眼宁雨柔,“现在用灵乳,能够加速伤口的愈合,顺便增加灵力,提升实力!”

   听到这话,宁雨柔才是反应了过来,然后把李钊手上的小玉瓶抢了过来,“你早说嘛!”

   “切!”李钊轻哼了一声,“你可小心点啊,不能一下子吞服掉,否则的话,那霸道的力量你承受不住的!”

   “我知道,放心吧,我待会儿服用!”宁雨柔开口道,“对了,那现在还有没有灵乳了?”

   “额!”李钊摸了摸鼻子,脸上的表情怪怪的,那里连玉石都被自己带走了,还灵乳呢,屁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