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钊笑眯眯地端着饭碗看着一家人在一起的说话,这种感觉,确实很舒服。

比去美洲强多了,也比在燕京强多了,倒不如一辈子就这个样子,好好地缩在宁城,搂着江嫣然造一群孩子,就这样过去,也挺好。

想着想着,李钊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哥,你笑什么呢?像个傻子似的!”坐在旁边的李琛看了一眼自家哥哥,然后就是忍不住道。

“还傻子,你懂个屁!”李钊顺手就是一巴掌拍了过去,“吃饭!”

一家人吃完了饭,便是收拾了一番,李家人住在了客房里头,碍于李钊身上有伤,所以谁都没让李钊做事情。

李钊干脆便是洗了个澡,直接就是回了卧室之中。

不多时之后,江嫣然也是洗完了澡,拿着吹风机进了房间里面。

“诊所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正式的开业了,只有九九在那里卖药,至于看病,她还不会!”江嫣然坐在了化妆镜前面,拿着吹风机和李钊开口道,话音落下,便是打开了吹风机,想要吹干头上湿漉漉的头发。

“我明天去诊所看看就行了!”李钊躺在了床上,顺手将手里的书放在了旁边,抬头看了过去。

江嫣然的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真丝睡衣,扬着手吹头发的动作下,那曼妙的身材便是从那真丝睡衣之中一览无余,尤其是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纤腰,看得人甚是火热。

李钊忍不住抿了抿嘴,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江嫣然的后面。

大眼大辫子可爱少女私房照

“怎么了?”看到李钊过来,江嫣然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好长时间没有看见我媳妇儿,我要仔细看看!”李钊笑眯眯地开口道,宽松的领口之下,一抹雪白夺人眼球,诱人的厉害。

江嫣然脸色微微一红,也不说透李钊的小心思,只是继续开口道,“你不在的这几天里面,好多人都来找你了,对了,雅兰公司的老总陶蕊找了你好几次呢,你的公司第一个月的营销报表已经出来了,效果很好,给我看了几眼!”

“效果好是应该的,只要慢慢来,总会有钱赚的,以后你就在家里好好地当富婆吧!”李钊点了点头,并不以为意,化妆品赚钱这是应该的。

“哦,对了!”江嫣然突然又是想起了什么东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李钊,这才是继续道,“我的闺蜜楚钰,就是你在同学聚会上遇到的那个,你还记得吗?”

“楚钰啊,记得,我当然记得!”李钊点了点头,有些诧异的看着江嫣然。

“今天谭瑶瑶帮她托我向你问问,你说给她介绍沈家大少爷的事情,还做不做得数了!”江嫣然小声问道。

“恩?”李钊微微一怔,等反应过来了之后便是哑然失笑,“记得,当然记得!”

“作数,怎么,人家等不及了?”李钊道。

“哎呀,我也不知道,那个妮子就是动心了吧,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嫁出去!”江嫣然也是有些脸红。

“放心吧,找个时间我会让他们见面的!”李钊也是点了点头,看到江嫣然不再说话了,便是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纤细的腰肢显得异常的柔韧,尤其是发丝间的那一抹清香,更是让人沉醉了几分。

李钊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睡觉吧!”

江嫣然一怔,心中浮现出了一抹怅然的感觉,却只好是轻咬着唇缓缓地点了点头。

一夜无话,第二天的时候,李钊便是早早地起了床,梳洗了一番之后,便是准备去一趟诊所,江嫣然今天也是请了假,准备和李钊去一趟李家。

事实上,两人自结婚以来,江嫣然便是很少回李家去,更多的都是待在自家,不过随着李钊家庭地位的改变,却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两人今天也已经约好了,只是去诊所看看,便是回李家吃饭,然后待上几天等李钊到了诊所之后,张九九已经开了诊所了,岳木城派来的几个年轻的孩子也都在帮忙,只不过因为李钊不在,所以没有人敢看病,只得是当药铺来卖药。

正在李钊思索着什么时候找几个医生过来的时候,远处的街道上便是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刹车声,而后紧接着,就是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沈少爷?”李钊抬起了头来,看着门口的人也是忍不住惊讶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李先生!”门外,沈玉楼大步的走了过来,脸上也是带着一抹笑意,“你可算是回来了,现在你可是大英雄了啊!”

“什么英雄不英雄的,你还开始调笑我了!”李钊笑着摇了摇头,“怎么,有事?”

“没事,没事!这不是看到李先生回来了,第一时间赶过来嘛!”沈玉楼笑了笑,表情却是有些局促。

“有什么事情,你说吧!”李钊笑了起来。

沈玉楼搓了搓手,快步的走了出去,然后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过来,里面都是些价值不菲的宝贝。

“其实我本来来呢,确实是想着看到李先生回来了,来庆贺一下,东西都带来了,只是来之前,我爸又是拦住了我,让我多带了好多东西过来,现在我变成有事相求了!”沈玉楼有些尴尬。

“说说吧,怎么回事?”李钊道。

“我爸说,想让你给我们做广告!”沈玉楼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的开口道。

“做广告?”李钊看了一眼沈玉楼,当即便是反应了过来。

“李先生你从美洲回来之后,名气已经很大了,尤其是这几天,无论是央视还是宁城卫视,都在播关于你的新闻,所以往后几天你火起来是肯定的!”沈玉楼继续道,“所以,我爸就想着,能不能请你帮我们拍广告,当然,钱好说!”

“拍广告?”李钊狐疑的看了一眼沈玉楼,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这是肯定不行的!”

“我就知道!”听到李钊的话,沈玉楼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像是长舒了一口气一样,拍了拍手,表情很是高兴。

“嗯?”李钊看着沈玉楼的表情越发的奇怪了起来,“你怎么还是很高兴的样子?”

“就应该高兴啊,其实我也不想让李先生帮我们拍广告的!”沈玉楼道,“你现在的名声是很大,但是万万不能跟金钱扯上关系,一旦这种名声和金钱扯上关系之后,它就会真的变得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