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数百个守卫已经将璃七几人团团包围,人群前的赵杨勾了勾唇,“北萧南,你方才说什么?”

“我呸!单挑不过准备比人多吗?你们是不是觉得与世隔绝就能是你们的免死金牌了?一群井底之蛙,你们知道灵族外的罗海大陆吗?罗海最强大的三国,每国数千万的将士,调动他们都是我们一句话的事,随便派点人进来都能踏平了这里,你们自己想死没什么,可别连累了这灵族的无辜百姓!”

阳之十分不屑的看着赵杨,“如果你们不想死,最好聪明一点,别一天天的找我们麻烦,否则……”

“你是不是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如果你们现在死在这里了,谁还能进的了灵族?”

赵杨冷漠的打断了他的话,又道:“北萧南,你不说话是何意思?”

“你们要寻找灵女,本王要寻回母后,本王的意思还不够明显?”

强压着怒气,北萧南说了这么一句。

赵杨哈哈大笑,“好,本长老明白你的意思了。”

说着,她摆了摆手,围来的守卫纷纷退到了远处。

阳之气的不行,想开口,又见璃七冲自己悄悄摇头,他终究是不甘地闭上了嘴。

王初打起圆场,“误会,一切都是误会,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如此生疏?既然现在大家决定齐心协力寻找灵女,那么大家都别再将对方当成敌人了,往日的不快都让它随风去吧。”

一边说着,他又笑脸盈盈的走向了北萧南,“萧南,发生了这么多的误会,一定让你很累吧?寻找灵女还是得慢慢来,我先给你们安排一下住所,之后再一同商量灵女的事,如何?”

留下的青春

北萧南点了点头,牵着璃七跟到了王初身后。

阳之不甘不愿的跟上,心里憋了好大一团气,直让他堵得心慌。

一路上王初都在说着各种虚情假意的话,先是说大长老脾气就那样,并没什么坏心眼,后又说三长老在灵族不会做出格的事,要真乱来他一定阻止。

让下人收拾出一个小院后,王初还特意留下了两个丫鬟,美名其曰照顾他们,但是几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安顿好了几人王初就识相的离开了,他并不在意北萧南回来有没有别的目的,他只在意北萧南会不会帮他找回灵女。

那是安宁阁的一个后院。

“这灵殿怎么跟迷宫一样,每个长老都有自己的长老阁,日子过的这么好,怎么还不满足?”

王初一走阳之便吐槽了起来。

璃七平静地坐到了一旁的石凳上,“便是日子太好,所以才想永生,阿南,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了吗?”

北萧南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院子门口的俩丫鬟,阳之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你们聊,我让她俩帮我们准备些日常用品去。”

说完他就将俩丫鬟叫了出去,美名其曰认床,拉着二人去给他收拾房间与床榻了。

待到四周无人时,北萧南才道:“母后没死。”

璃七一惊,“那些长老说的都是真的?”

北萧南轻轻点头,“恩,灵女就是我的母后,现在在你面前的我也并非真正的我,我与母后的真身皆在雪山的冰棺上躺着。”

“所以你回来是为了寻回母亲?”

“母后不在灵族,我与她已见过一面,我本领着不少暗卫来寻你,但来灵族却只身一人,是因我将所有暗卫都留在了母后身边,此刻,他们正护送母后去见君雨时,我来此有其它目的,一为救你,二为自救,三则是帮母后圆她心中之梦,护灵族平安。”

璃七听的云里雾里,“自救是何意思?”

“我只是灵魂在这身体,如你一样借他人的身体存在于世,但真正的身体却在冰棺之内,若是冰棺内的真身死去,我与我母后皆会死去,灵族现在内乱不断,将真身留在灵族就如同将自己的命放在别人手中,时刻都有未知的危险。”

“所以我来灵族的目的之一,就是让我母后重回她的身体,而我回不回去,都得将真身转移,免受他人威胁。”

说到这,北萧南又靠到璃七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璃七越听越觉得震惊,许久才道:“灵石又是什么?你母后为何让你偷偷摸摸的寻找……”

“具体的我也不知,只知道灵石就是那个让能人永生的东西,也是长老们争着想要,三长老又想要阻止它现世的东西,灵石的存在不仅仅是给予人们永生,它更是整个灵族的命门,如若灵石被毁,灵族将从此消失,灵族内的人亦会灰飞烟灭。”

北萧南语气凝重,又道:“灵族人的安危我从不在意,但我与母后的真身就在灵族,这不仅是灵族人的安危,也关乎我与母后,且灵族是母后最在意的,不管是不是为了自己与她,我都得想办法带走灵石。”

“我明白了,我会竭尽所能的帮你的。”

听见璃七说要帮忙,北萧南摇了摇头,“如今太多眼睛盯着你我,如若我们明目张胆的寻找,恐会暴露灵石的秘密,母后要我偷偷寻找,便是怕人发现灵石的秘密。”

璃七垂下眸,“她如此说,想必有她的道理……”

“恩。”

北萧南点头,“她似乎希望我能回到原来的身体,看的出她很后悔使用永生术,为了永生术不再现世,她宁愿自己躲起,但她又想偷偷回到原来的身体,只惜,没有灵石她回不去。”

“如果想回,她自己回到灵族不就能轻而易举的回去了?”

北萧南却道:“回来就得当灵女,她不想当灵女,亦不想回灵族生活,况且灵石的存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说到这,北萧南的双手紧紧而握,“待我寻到灵石,此前伤害过你的一个都逃不了,现在只能委屈你了。”

璃七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委屈,这种不能与人说的事你却告诉了我,我很开心。”

北萧南摸了摸她的脑袋,“放心,既然我们已经留下,那些人的日子不会再好过了。”

“还是先把你母亲交待的事放在首要吧。”

北萧南勾了勾唇,靠着她的耳边小声喃喃了几句。

听完他的话,璃七却是紧紧拉着他的手道:“那么危险的事你怎能做,要是在抓它们的时候不小心被咬一口怎么办?你不要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