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嗡!

忽然,一辆绿色的皮卡车从马路尽头驶了出来,疯了似地冲向林萧。

“嗯?”林萧微微一怔。

这辆皮卡开的很凶,径直就朝林肯车冲过来,好像喝醉了酒一样。

轰!

几秒后,车子就撞了上来,把风神都吓了一跳。

“靠!什么情况?”风神趴在玻璃上往外看,只见一个老头从车里走了出来。

“哎呦……”浪翻天下了车,苦笑道,“这是怎么了?出车祸了啊?”

“浪老爷子,怎么来了?”林萧满脸惊愕。

“路过路过……”浪翻云尴尬地笑笑,装作没事儿人似地说道,“林萧啊,皮卡车后车斗里有些重要的机械设备帮我送回去,我这老腰都撞坏了,得赶紧去医院看看。”

机械设备?林萧面露古怪之色,他往车后斗一看眼睛立即就亮了。

美女桃桃

浪翻云朝风神摆了摆手,诡异地笑笑后就一瘸一拐地走了。

风神莫名其妙,忍不住问司机道,“那老东西搞什么鬼?”

“不知道啊!”司机很糊涂,他比风神更加茫然,脑袋里只存在浪翻云那诡异的一笑。

大半夜的,这老头突然开一辆皮卡车,不偏不倚地冲出来,还笔直撞上了他们的林肯车……

关键一点,皮卡车后斗上的机械工具是什么鬼?

林萧本来还是一头雾水,但他思维更敏捷,已经想到了什么。

皮卡车后斗上放着一台奇怪的机械,被一个破油布盖着,从轮廓外形来看,类似于打桩机一样机械。

林萧认识那东西,工地上改装过的打桩机,装上发电机后可以产生好几吨的冲击力。

“这老爷子,真是料事如神啊……”林萧跳到皮卡车后斗,将那半人高的机器抱在怀里。

重愈千斤的机器,林萧抱起来却轻若无物,强大的力量表现,看的风神眼皮直跳。

“妈的,这是什么玩意?”风神哪见过这个,只觉得浪翻云突然送这么个东西来肯定没安好心。

而且浪翻云很奇怪,这老家伙半夜不睡觉开个皮卡车专门在这等着?

他怎么知道自己会开车经过这里,亦或是碰巧,或者……有内鬼?

风神看了眼司机。

逃走的时候,就只有司机知道他的行踪。

可是这个司机跟了风神十几年,不可能背叛啊。

风神一肚子的疑惑,而且隐隐感觉到不安。

林萧却是冷笑连连。

浪老爷子连发电机都准备好了,只差临门一脚。

轰隆隆!

林萧一脚踹在发电机启动按钮上,夜色中顿时传来一阵剧烈的机器轰鸣声。

嗡!

林萧抱着改装版打桩机来到车前,对着风神笑了笑,“我看的防弹玻璃能撑多久。”

轰!

当打桩机撞到挡风玻璃的时候,整辆车都跟着颤抖起来。

“什么!?”风神大吃一惊。

“风总,这,这他么是打桩机,防弹玻璃根本撑不住的。”

轰轰轰……

剧烈而极快频率的打桩机开始工作,林肯车几乎都被震的飞起来了,而坚韧的防弹玻璃甚至连十秒钟都没撑下去……

轰咔!

整块玻璃被强大的冲击力炸成了碎片,碎片被震的四处都是,将司机整张脸划出了细密的血痕。

“啊!”司机惨叫一声,下意识地掏枪要射。

砰!

林萧给了他一颗子弹,狞笑着冲入车内,拎起呆若木鸡的风神,快速跑入街道黑暗之中。

吱……

连续不断的刹车身出现在四周围,密密麻麻的武装人员像蚂蚁搬家似的蜂拥过来。

然而等他们小心翼翼来到近前的时候,却发现林肯车内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具尸体。

林萧带着风神来到撤离地点,浪言靠在黑漆漆的角落里抽烟,看到他后立马掐灭烟头迎了过来。

“老大,得手了?”

砰!

林萧把半死不活的风神扔到浪言手里,问道,“凌羽带着孩子走了?”

“嗯!以防有变,凌羽先走一步去了机场。”

林萧抓开风神的衣襟找了找,并没有铭牌的存在。

“看来风神并不是最后一名颠覆者。”林萧沉声道。

“老大,这小子怎么处理?把他带回去?”

林萧沉着脸,“找个地方先问问颠覆者的下落。”

浪言指着不远处的垃圾厂说道,“刚才我看了,那里很清静,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

“走!”

两人带着风神进入垃圾厂办公室。

迷迷糊糊的老头睁开惺忪的睡眼,还没有看清楚是谁就被打晕了。

将风神扔到冰冷的水泥地上,林萧哗啦搬来一把椅子坐上去,居高临下地问道,“给一个机会,是死是活就看的选择了。”

风神吸了一口气,慢吞吞抬起头直视着林萧的眼睛,“想怎样?”

“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林萧笑笑,“颠覆者杀了我兄弟,我找了他们很多年,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人,只要我报了仇,大家自然相安无事,懂我的意思吗?”

风神的眉毛瞬间锁在了一起,他的眼睛里闪动着异色,“相安无事?这种笑话跟我说,觉得我会信吗?”

砰!

“他么的……”浪言上去给他一脚,“废话这么多。”

风神挣扎着爬起来,冷冷看着浪言,然后将目光移到林萧身上,淡淡道,“告诉其实也行。”

“说吧,我会饶一命的。”林萧笑道。

“其实呢,颠覆者最后一人就是审判议会的第一巨头……”风神淡淡道。

林萧愣了下,随即笑的更灿烂了,“的谎话一点都不严谨呢。”

“看,我告诉了,又不信,”风神一脸无辜地说道,“让我怎么办?”

风神心里冷笑,江权那个王八蛋出卖我,我也不会让他们好受,既然审判议会过河拆桥,那老子就给们找点麻烦。

他也知道林萧不会轻易相信,但总是个机会,反正扣屎盆子谁都会,就看谁能算计过谁了。

“老大,不如让我给这小子放点血,省得他还不知道状况。”浪言咋咋呼呼地掏出蝴蝶刀,真的就要给风神放血。 风神心中一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