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很大的人情…是指的,秦羽然被赶出秦家的事?”

顾纯安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严肃了表情问时遇。

时遇愕然,她不知道顾纯安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听墨行渊所说,这件事,应该没多少人知道才对。

时遇想起昨天晚上那通电话,“是阿渊告诉你的?难道,这件事,也和秦非凡有关?”

顾纯安和时遇,一时间两人都有些默然。

谁也没想到,突然出现的这个秦家千金,会牵扯到这么多事。

但是,会让秦非凡因此和秦家脱离关系,即便到现在这个地步,也不愿意回去。

时遇突然有些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导致秦羽然精神失常?

到了中午,两人逛完,顾纯安打算回去的时候,发现时遇还跟着自己,轻挑了眉。

“不用回去照顾你男人和孩子?”

时遇撇了撇嘴,随即挽住顾纯安的胳臂,学着小家伙们眨眼撒娇。

清纯女生逆光唯美森林写真

“不回,今天我去你家,和你住!你不是想吃我做的菜嘛~中午的饭菜我来做啊!”

顾纯安虽然是个注重生活仪式感的人,生活样样也都很精致。

但到底是个千金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对做饭一窍不通,顶多能用煮蛋器煮个鸡蛋?

顾纯安猜到时遇肯定是单方面和墨行渊闹了什么别扭,只怕用不了多久,某人就会追过来。

但时遇厨艺确实不错,她也就没有拒绝。

两人在附近的超市买了些蔬菜水果,回了顾纯安公寓。

时遇进门换鞋的时候,发现鞋柜里多了一双崭新的男士拖鞋,以及男士皮鞋、运动鞋……而之前纯安随便买来的男士拖鞋运动鞋,都已经不见了踪迹。

看那上面贵的咂舌的品牌logo和骚包的款式,时遇很快就猜到,一定是骚包的秦少爷的。

看来这两人,进展还算顺利。

时遇迅速换好鞋,将中午要用的食材拿出来,其它的简单热一下就能吃的方便速食和水果,都给分门别类放好。

这才转头调侃站在一边看的顾纯安。

“秦少爷在这边过过夜了?”

顾纯安看到时遇挪瑜的眼神,却是面色淡然。

“到底是身经百战的‘少妇’了,现在都能毫不脸红的调侃我了?”

在毒舌这方面,时遇的段位,到底还是差了一截。

时遇默默转头,去旁边的开放式厨房,处理中午要用的食材。

顾纯安有心想要帮忙,奈何她对厨房里的这些事,差不多和墨行渊有的一拼。

简单来说,就是和厨房里的东西,八字犯冲。

于是她只能坐在客厅沙发上,陪着时遇聊天。

“现在离婚礼已经没有多久了,你们想好什么解决办法了吗?”

顾纯安看了眼书架上,被自己夹在一堆专业书里的‘办法’。

淡声开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这些日子花高价托侦探社查到的这些资料,其实只是到最后,迫不得已能用到的最差的办法。

但其实,如今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她有了喜欢的人,不能再像之前计划的一样,嫁给今阳,再利用秦家的势力对付乔沁母子;

而乔一鸣……如今既然知道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她自然也不能去逼他。

顾纯安说这话时的语气淡然,时遇却听出一股深深的无奈,但她此刻也无法说什么。

只是两人份的饭菜,除了煲的汤需要时间长点,其它都很快。

没多久四五个菜就上了桌,时遇转头看一边的顾纯安。

“排骨汤可能还要一会儿,我炖的比较多,你晚上直接开火热十分钟就能吃,刚顺手我还做了几个凉菜,给你放冰箱里,晚上就能吃了。”

她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

时遇和顾纯安对视一眼,“难道是秦非凡来找你了?”

顾纯安已经在餐桌边坐下,“应该是找你的。”

算算时间,墨大总裁能忍到这个时间才来找人,已经很不错了。

时遇狐疑的去开了门,看见站在门口的两个男人,瞬间沉默。

转过头看坐在椅子上正享用饭菜的顾纯安,“找你的也来了。”

顾纯安夹菜的手一顿,探过身子,果然看见站在墨行渊旁边的秦非凡。

时遇看到秦非凡明显有些颓然的姿态,猜测他这会儿特地找来,肯定是有话要和顾纯安说。

但她现在,暂时也不想和某个有‘小秘密’的男人讲话!

墨行渊察觉到时遇有些幽怨的目光,轻挑了眉。

伸手轻易将时遇拉到身边,也不管旁边还有另外两个人。

“是你自己穿鞋,还是我帮你穿?”

“!!!”

这个男人,看不出自己在生气吗?有这样哄人的吗?!

时遇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心肌梗塞。

下一秒,就看见墨行渊蹲下她身前,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手,拿着她的鞋子。

“乖,抬腿。”

嗓音低沉富有磁性。

时遇承认,就是这一秒,她整个人突然就觉得像是被电到了一样,骨子都发酥。

不用碰,她都知道自己的脸肯定很烫,尤其是当着秦非凡和顾纯安的面,她有些囧,小声嘟囔。

“我自己来……”

墨行渊却只是淡淡看她一眼,然后另一只手,直接握住她纤细的脚踝,将她的腿抬起来,给她穿上鞋。

等两只鞋穿好,时遇的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

墨行渊仍旧保持着蹲在她面前的姿势,看见她红的像是要冒烟的俏脸,薄唇翘起上勾的弧,黑漆漆的眸子里闪着细碎的光。

时遇见他还蹲着,红着脸伸手拽他的胳臂。

“你起来啊——”

“不生气了?”

时遇对上对面原本面色颓然,但此刻却饶有兴味的盯着他们的秦非凡的视线,已经不敢去看里面顾纯安是什么表情了。

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不生气,我没生气!”

墨行渊这才扯开唇笑了,站起身,“那我们现在回去?”

不等时遇开口,他压低了声音,语气有些可怜。

“我和孩子们一直在家里等着你,还没吃午饭……”

这个男人太知道她的软肋,听到小家伙们还在家里等她。

时遇瞬间心软,从门口的衣架上拿了大衣外套,招呼也忘记和顾纯安打,就急急拉着墨行渊下楼。

至此,两人之间一场不算冷战的冷战划上句号。